【情绪管理】只要4个小改变,让手机成为你的心理医生!

过去我们总觉得手机在伤害我们。(延伸阅读:https://medium.com/accupass-blog/socialmedia-anxiety-53fa432e4bfc) 但其实,手机也有很多功能,是可以帮助我们的! 从记事本,YouTube,到闹钟,电池使用时间,这些我们用得很习惯的功能,只要一点点小改变,竟然能变成类似“心理医生”的存在! 想知道怎么用这些功能做情绪管理吗?一起看下去吧! (首图来源:Unsplash) 「探索」 生活 的更多可能! 首先,利用记事本记下下情绪。 就我自己的经验而言,在我意识到烦躁时,我常常并不知道自己自己“为什么烦躁”。 不知道问题出在哪的情况下,也就没办法针对问题去解决,一来一往的精神消耗又让我更烦躁了! 但在我平复之后想想,其实我的担忧不外乎就是「担心」事情做不完,做的不够好。 所以,在我们觉察到情绪情绪,像是忧郁,担忧,关注时,试着用手机记下当时的感受。如果在下无法很好好叙述情绪,就在心情更大的平复之后再记录下来吧! 这样记录两次之后,我们就能建立起一份自己的情绪病历表,下次情绪低落时拿起这些唱片看看,就可以快速为自己诊断出情绪! 这样的模式让我们成为了情绪的「观察者」,成功地为自己与情绪之间制造了距离感,更容易从中脱身! 第二个小方法,去看看有相似经历的人的文章或影片! 《不要拔下》的作者克里斯•丹西(Chris Dancy)就在书中说到一个例子。有一次他的忧郁症发作,上网搜寻了「自杀」这个关键字,发现一位同是忧郁症患者的网友所录制的影片。…

为真理与信任而战

爱德曼信任晴雨表今天刚刚发布,我希望我对结果感到更加惊讶,但我没有。 美国的信任度在2017年暴跌了23点,目前在被调查的28​​个国家中排名最低,仅次于俄罗斯和南非。 尽管经济蓬勃发展并创下了股票市场最高纪录,但这一下降幅度仍然很大。 下降趋势是晴雨表18年数据收集中最大的一次下降,涉及财富,教育,年龄,地区和性别的所有人口统计数据。 对于我们已经交出我们最宝贵的人类礼物,信任的实体来说,这是多么可悲和当之无愧的起诉。 我们的政府,我们的领导人,我们尊敬的榜样,都因他们的身份而被揭露:他们自己,自己的权力和财富的双重仆人。 巫师的帷幕已经被彻底拉开,我们看不到那些of肿而受惊的杠杆推手,他们坐在有影响力的座位上,使我们所有人都惨败。 新闻界及其作为调查者,启示者和希腊合唱团的重要角色在全球机构中位居最低,而对“虚假新闻”的担忧现在威胁着第四帝国的生存。 唯一一线希望在于今年的信任晴雨表的获得者,专家,他们在包括新闻业在内的所有行业中的排名都有所提高。 作为一个平民,我们已经渴望“真相”,而专家是诚实的最后遗迹,而在这个社会中,善于操守的能力似乎是无限的。 Edelman Trust Barometer是研究和分析咨询公司Edelman Intelligence进行的年度信任和可信度调查,出于以下几个原因,我希望每年发布该报告。 首先,它是收集良好的数据。 作为社会科学家和普通人的书呆子,数据的质量很重要(恰恰是建立信任的原因),而这一研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它跨越28个国家/地区,涵盖多个人口统计数据,收集了33,000人的脉搏,并将其结果与之前的17年研究进行了比较。 收集的数据越多,假设就越好,采取的措施也就越有意义。…

爱的面孔

今天听广播里的一首老歌,我忘了突然间出现了,那首歌里有回忆和未解的问题。 这首歌的标题可能是最古老的问题之一,我们尚未正确回答“什么是爱?”。 这样一来,我的思想就浮出水面,我的旅程开始尝试看看我是否可以进一步了解“爱”是什么? 它是什么样子的? 谁是爱? 什么时候爱? 爱在哪里? 哪个是爱? 我试图在柏拉图的爱的宇宙观中找到那些答案,他称之为爱神。 对他来说,爱是一种“人的灵魂”向“美丽和令人向往”的运动。我的灵魂被感动了,但没有爱上这个想法,所以我搬到了亚里士多德,后者与柏拉图不同,他认为爱是爱的灵魂。从“物质到理想形式,从不完美到完美,从潜能到现实”的运动,整个运动过程都被他称为“纯形式”的东西所推动,他认为这种“纯粹形式”本身是不动的。实际上,“万物之源”激发了吸引力,这种吸引力点燃了爱人心中渴望的火焰,朝着他的爱的对象前进。 亚里士多德认为这种“纯粹形式”是宇宙的驱动力,点燃了人们对低级者向高级者的渴望之火。 这让我想起但丁(Dante),他像亚里斯多德(Aristotle)一样,将这种推动力描述为“移动太阳和其他恒星的爱情”。我无法从不完美变成完美,这将是永远不知道爱的诅咒。 也许河马的奥古斯丁会让我对爱情的本质有所了解。 他将上帝定义为爱,是给人类的爱,但与此同时,“人通过爱朝着上帝的异象和他的同伴努力向上和向外奋斗”,这被称为“ Agape”。的确,奥古斯丁与柏拉图不同,认为爱是赋予对象以独立性,尽管从不施加任何东西,但它继续给予,即使它不能激发任何回报,甚至不爱自己。 他甚至说“这是世界上唯一不讨价还价的力量”,相反,在目标的肩膀上保持独立,它以“拒绝,接受或偿还”的自由意志来装饰它,从不想要任何东西。作为回报,无论如何也不要强迫它。 简而言之,没有爱,对于奥古斯丁来说,没有自由。 我问谁不想这样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