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扭曲的第一印象你该这样做!

根据日常经验以及书籍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现象:“我们经常以第一印象决定自己对于一个人的看法。”而,第一印象是否真的牢不可破? 那么,如果你不小心让别人留下坏印象,却又不想要让对方认为你就是一个会一直惹恼人的讨厌鬼,这时候你应该怎么做呢? 透过「令人印象深刻深刻的好事」来洗刷每秒的第一印象。 其实,透过功能性磁振对比度(FMRI),校正指出,有一块大脑延伸出去网络,对于和第一印象不同的新资讯会起反应。这些区块基本上和「社会认知」,「关注」 ,以及「认知控制」有关。 此外,是否能够更新印象,事实上,也和我们所认为“那些新印象在生活中出现的频率”有关。大脑似乎会依据统计中的机器率的行为特征,针对人群的个性,做出复杂的决定。大脑会决定一个人的行为是合乎常理,或者违背常理。 即,行为被认为:“在形成以及更新印象时,人们对于不太常出现的行为,印象会比较深刻。”所谓,无论是一个人做出的非常不道德的事情,或者是非常令人惊艳的事情,都可以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所以,如果你想要反转自己在别人心中留下的重叠印象,那么,做出一件“只有少数人会做”的好事,比做出“大家都能轻易做到的好事”要来得有用许多。 下次,当您转变了对于一个人的坏印象,或者是想要洗刷自己留下的“黑历史”时,不妨想想这支TED影片,并在生活中应证你所理解的内容吧! 撰稿:郭慧

哈佛大学长达75年的「快乐」研究:美好人生建立于良好关系

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根据一份最近针对千禧年出生的年轻人从事的调查,有超过八成的年轻人表示他们的人生目标是想成为有钱人,而有五成的年轻人说他们另个人生目标是变得有名。 其实并不难想像调查中年轻人对于名利的想望,起因于我们时常被规劝要在工作上全力以赴,接受更多挑战,达成更高目标;这个想法也使我们对人生产生了一种想像:为了要有美好生活,必须实践“拼命三郎”的行为模式与生活形态。 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塔尔班夏哈(Tal Ben-Shahar)所撰写的畅销书《更快乐》(更快乐:学习日常欢乐和持久实现的秘密)中,以“正向心理学”说明了拼命三郎型的人们把达成目标当成目标达到成就的标准,而不是追求目标的过程,以致于他们无法享受达成的事情,老以为达到某个目标可以得到快乐。 班夏哈教授指出,实证研究和名人事迹的确显示,设定目标和个人成就确实有关联,不过,和快乐之间就没有直接关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有人达成目标后,却没有意识到原本预期会获得的快乐感。 撇开功成名就,但如果其实快乐,健康,满足感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人生终极目标,那又该如何达成? 哈佛大学医学院临床精神病学教授罗伯威丁格罗伯特·沃尔丁格从他所主持人的史上最长的“幸福感”(幸福)研究,给了我们一个值得参考的答案。 罗伯特·沃尔丁格:是什么让美好的生活? 最长的关于幸福的研究的教训 这个哈佛大学针对成人生活进行的研究至今已进行75年,而威丁格教授是该研究的第四个主持人。从1938年开始,研究总计追踪了724位成人,每一年研究团队都会询问研究对象的工作,生活,健康等状况。 类似如此长期的大型研究都会面临一些挑战,例如:受测者中途退出,研究消耗不足,表明研究重心转移或死亡而无人接手。但是基于坚持与运气,原先的七百多位受测者中,至今还存活的大约有60%,而他们也都已经九十多岁。 研究是从两大群背景不同异的美国波士顿居民开始。第一组是哈佛大学的大二学生,他们后来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全都完成大学文凭,并且大部份的人都从军参与战事。第二组则是从波士顿地区最贫困的地区挑选出来的居民,他们住在破旧的房舍中,许多人家中都没有干净的冷热水。 当他们同意参加研究后,所有的青少年都被逐一采访并接受医疗检查,另外,研究人员还到所有研究对象的家中拜访,亲自与他们的父母亲面谈。后来这些青少年长大成人了,进入各行各业,有工厂工人,律师,瓦工,医生,某些任美国总统等;也有人往全然不同的方向走。 大概在75年前没有人可以想像这个研究仍持续持续进行,只是目前研究对象也开始转向原先七百多位老先生老太太的两千名子孙。 那么,从七十几年来,几十万页的采访资料与医疗记录中,究竟带给我们某种的研究结果与启发? “有个很清楚的讯息: 良好的关系让我们维持快乐与健康…

你的感官视觉,嗅觉,触觉…如何帮助妳找到正确的另一半?

一般而言,讨论到人与人之间的吸引力时,许多人都会认为那是一件神秘幽微,难以解释的事情。的确,吸引力有其神秘的难解之处,然而,我们仍然可以从一些细微的地方抽丝剥茧,试着讨论“吸引力”这件事。 而我们抽丝剥茧的线索,其实就是自己的身体。如果你也好奇你跟你爱的人之间,是如何彼此吸引的,不妨听听这支TED-Ed的看法喔! 鼻子:接收费洛蒙 事实上,鼻子会接收自然化学物质的信号:「费洛蒙」。而费洛蒙不只传达生理或基因的重要资讯,也能引发信号接收者在生理或行为上的回应。 影片中也举了相关的例子:某研究便曾经让一群处于不同月经周期阶段的女性,在3天晚上穿着同一件衣服。之后,该研究再随机指定男性自愿者闻那些穿过的衣服以及没这些男性的唾液采样显示:闻排卵期女性穿透的衣物后,那些男性身上的睪固酮量增加了。睪固酮与性欲之间相当的关连。 而就女性而言,女性的鼻子则对“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MHC)分子特别敏锐。“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是一种用来抗病的分子。而实验发现,女性而这或许也有其道理:免疫能力多元的基因,可能给后代重要的幸存优势。 耳朵:频率的影响 再来,耳朵对于吸引力,实际上也有所影响。窄。 触觉:冷热咖啡的实验 实际上,触觉对于吸引力而言是很关键的。举例来说,在某研究中,不知实验已开始的替代,被要求暂时拿之后,放置阅读文章的故事,这篇故事的内容描述一名虚构人物,而取代被要求评价该人物的特性。着一杯咖啡。这些咖啡中,有些是冰的,有些是热的。 。研究结果发现,拿着热咖啡的人,对于故事人物认知为大方,温和,也比较开心,愿意交际。然而,比照拿冰咖啡的替代,他们通常认为这个人物冷漠,严谨,不热情。而上述的重要性自然也对吸引力有所影响。 虽然这支影片不见得能够完全解释吸引力这件事情,然而,试着从身体感知讨论吸引力,也不失为一种理解的方向喔!下次有机会的话,大家不妨碍也借着以上的一些线索,重新审视认知的「吸引力」吧! 撰稿:郭慧 最初发布于 tedxtaipei.com 。

别再盲目做心理测验!更重要的问题是先搞清楚「你是谁?」

试着回想一下,在学生时代,你最喜爱的老师是谁?他/她是某种子的人?如果你已经工作了好安排,你甚至可以回顾一下,目前为止最钦佩的主管或同事是谁?为什么? 嗯,你的脑中大概浮出几个人,你相当欣赏他们的某些特质,幽默,果断,沉着,善于沟通,倾听,有效率等。你所放置的这些“典范”,说明了你意识到重要和无意识认同的特质,例如,视人际关系格外重要的人,会关注欣赏人脉广或善沟通的榜样;对投资理财有高度热忱的人,会喜欢知名投资者巴菲特多于物理学家爱因斯坦。 布莱恩・理透(Brian Little)是那种你在学校里会崇拜的教授。课堂上,学生们引领期盼他的出现;下课后,他的办公室外又总是看到排队请教问题的学生。这样的描述,你十之八九会猜测在学校幽默风趣的理透教授是个外向的人,而身为人格心理学家并于英国剑桥大学任教的他,在TED讲台上却揭示了一个他的秘密:他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内向者。 别再问你是哪一类型要问“你人生核心项目是什么?” 遵循对刺激与休息的需求度,你现在大致初步了解自己是外向还是内向了吗?而你可能也发现,外向与内向的界限实际上有点模糊,遵循不同情境,文化,经历,你会内部向与外向的光谱间摆荡。“硬要把某人归类成某类型,会让我觉得不自然。” 那么, 是什么让我们有别于其他人? “ 是我们人生中所要成就之事—我们的个人功课。 ”理透教授说,可能是照顾幼小的孩子或者年迈的母亲,这些事情让我们跨越自己的本性,让原本和善的人在医院里板起脸孔与行政人员交涉,好让孩子或母亲得到妥善的照顾。 实际上 , 每个人都有内向与外向的特质,并拥有灵活操作的空间 ;你的性格比你想得到延长展性,而这些“脱轨特质”促使我们在人生的核心上前进。 问“你是哪一类型的人?”或者问“你是人生核心项目是什么?” 像是理透教授以教书为志业,虽然他天性是内向者,但他喜欢他的学生们,尊崇他的专业领域,所以他打破一般人对内向者的刻板印象,表现得像个外向者般,“因为早上八点,学生们需要一点幽默,一些专注来开启他们一天的学习。” 而当你「脱轨演出」太久,理透教授提醒,别忘了照顾自己。就像是他自己在与学生互动后,他时常需要到洗手间喘息,以调适为了教学而跨越本性的疲累感。…

恶劣工具不好用,环境不舒服…有时“混乱”反而让我们表现得更好!

当我们面对难题时,很多人的第一直觉经常是想要寻求替代方案,而非正面迎击困难。「趋吉避凶」对多数人而言,似乎是个较轻松的选择,但若是我们换个思维,选择跳脱安全网的保护而放手一搏,结果又会是如何呢? 在你直觉的答案之前,让我们来看一个小故事,也许会改变你对突破的看法。 英国我认为我们的直觉也错了,我们必须对处理混乱情况所衍生的“ 意外优势 ”多些赏识。金融时报记者提姆哈福(蒂姆·哈福德)篇。 认知心理学:阻碍提升表现 没有人喜欢争议,但根据研究显示,必然可以提升我们的表现。 研究一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管理学院心理学教授丹尼尔·欧本汉莫(Daniel Oppenheimer)几年前与中学教师合作了一个实验,主要在研究阻碍在认知学习上的影响。 他们将教学讲义编成两个内容相同的版本,但第一版字体正常,第二版则用各种不利阅读的字体所拼凑;第一版发给班上一半的中学生,第二版发给另一半的学生。到了学期末,所有学生都接受同样讲义内容的考试,测试学习成果。 结果?拿到第二版(较难阅读)的学生考试成绩更好。因此他们他们推论结果不好读的字体让学生们有机会慢下来 ,并得更认真阅读才能解义内容,所以他们学得更多,更好。 研究二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大学)心理学讲师雪莉卡森(Shelley Carson)一直在测验哈佛大学大学生的注意力过滤器(attentional filter);拥有较弱的渗透过滤器的学生很难在吵杂的环境但是有趣的是,在卡森博士的研究也发现,这群学生在往后的人生当中,更有机率拥有创意的大部分,例如出书,出专辑。 卡森博士推论,那些令人惊奇的心的事物实际上提供了学生创意的养分…

总是把该做的事情拖延到最后一刻?拖拖拉拉可能不致命,却可能「拖」掉真正重要的事!

「今天要熬夜?」 “是啊,明天有个报告要交。” “啊?怎么不早一点开始做?看你前几天都还满闲的。” 「我在时间压力下表现比较好啊!」 类似的对话是否曾经出现在你的求学或职业生涯里呢?那你可能对以下几个状况也很熟悉:白天可以做完的事总是拖到快要下班才动手,要做正事时总是能出各种理由先做别的事,总是自我麻痹还有时间,不到最后一刻不交出作业… 每个人都多少在生活里偶而都会犯上拖拉(Procrastination)的毛病,有时候我们拖延,是因为我们不太在乎该完成的工作;但也有时候我们拖拉,是明明很在意,仍旧先跑去做无关紧要之事。 有趣的是,临床上什至有20%的人宣称自己是拖拉患者。拖拉对他们而言不只是偶一为之的行为,另一种生活形态,例如:账单永远晚交,老是错过买票时间,总在报税季过后才补上税单等。 不论程度轻重,我们想问,为什么有些人(甚至是我们自己)总是拖拉成性呢?而又该如何矫正这个恶习? 人气部落客Tim Urban知道拖延不好,但仍然很难改掉「等到最后一分钟」的积习。他架设了一个「等等但为何」(Wait But Why)网站,幽默地与各地网友探讨拖延的成因,也鼓励所有人在时间用罊之前,深入思考自己到底在拖延什么?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拖延延者 ( Procrastinator )的大脑: 注意到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吗?没错,比起凡事理性的非拖延者,拖延者的脑部多了一只可爱但爱捣蛋的“ 立即享乐猴子…

坏习惯总是改不掉?原来成功改掉坏习惯的关键在于「忍一下」…!

不管你想不想承认,每个人多少都有一些坏习惯或怪癖,从生活习惯到商业职场相关。这些坏习惯不但可能已经行之有年,甚至“恶习难改”。 关于“习惯”,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要戒除“坏”习惯甚至比培养所谓的“好”习惯更艰难。例如,假期结束后,你发现要从放纵的休假惯性,拉紧发条切换到日常的工作模式有些困难。 这个现象可以依据美国南极心理学与商学教授温迪·伍德对心智的两种分类来解释:处理惯性的“ 习惯心智 ”容易被环境所点燃,并驾驭着思考认为的“ 必然心智 ”,而确实心智脱轨与离线的结果,即是我们又回复到旧的或坏的习惯。 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朱德森·布鲁尔从研究中发现,伴随强迫我们的大脑戒除坏习惯,不如加入一个“转折」,捣乱坏习惯回路的形成老年人成功戒除坏习惯。 大脑的前额皮质(prefrontal cortex)有意识地控制与改变我们的行为,让我们知道不该抽烟,帮助我们不暴食,但是当压力一来,前额皮质却是大脑里第一个离线的主题,所以我们又恢复到旧习惯。 正念训练的干预即是利用“ 觉醒 ”的力量,让我们更深层地对成瘾行为或坏习惯彻底丧失兴趣。“这也是正念训练的结合,让我们洞悉被这些行为绑架时我们所获得的是什么,从舒醒状态,生理层面觉醒过来,然后自然地舍弃这些行为。 「正念训练就是让我们无时无刻对发生在自己的身体心理上的事变得越来越兴趣,而这个朝向自身经验探索的意念,不单只是想尽快赶走不良嗜好而已 。」 不过,正念训练也不是证明人们可以神奇地一夜之间就戒除坏习惯,而是转换时间偏移,我们清楚看见我们行为的结果,而逐渐释放不良习惯,形成新行为。 「好奇心」的角色在于它点燃了推动探索自我经验的意念,使人们成为内在科学家,自然地从中得到乐趣与奖励,进入「 当下…